Home 精选好书 阴妻美人》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萧凡周姒嬉小说

阴妻美人》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萧凡周姒嬉小说

阴妻美人

阴妻美人

作者:咸鱼君

主角:萧凡周姒嬉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阴妻美人》小说试读

周姒嬉一把抓住了我宽衣解带的手。

“小凡,你要干什么?”

“给你解毒!”

“不行!”

周姒嬉紧咬牙关。

“你要是碰了我,就中了对方的圈套!”

我焦急的喊道。

“我不碰你,你就死了!”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周姒嬉一把抓起地上的绳子,缠在自己的脖子上,并握住两端。

她用决绝的语气对我说。

“与其把你害死,我宁可自己去死!”

我能看的出,周姒嬉是认真的,看到她这副模样,我满是心疼。

“姐,你冷静点,我答应不碰你。”

周姒嬉放下了手中的绳子,我再次给她把脉。

春毒并非无药可解,但不知是不是纯阴之体的缘故,周姒嬉中的春毒已深入骨髓,寻常之药恐怕毫无效果。

我飞速回忆师父教过我的医术,想起他曾经说过,纯阳之药可解此毒。

而在这后山之中,恰好有一种名为“紫艾”的药草,有纯阳之效。

只是紫艾极为稀有,我和师父每年都上山寻找,都未见其踪迹。

这个时候,只能瞎猫去碰死耗子了,我暗中下定决心,假如今日没能找到紫艾,哪怕用强,我也要给周姒嬉解毒!

我不确定绑架周姒嬉的老头真走还是假走,总之不能把她留在小屋。

好在这片山我熟,知晓附近有个隐蔽的山洞,我背着走不动路的周姒嬉赶到,把她藏在其中。

将她放下时,周姒嬉已经不省人事,以我这些年行医的经验,她最多能撑三个小时,若是三个小时内我找不到紫艾并赶回来,别说明天的太阳,就连今晚的星星她都很难见到。

我伸手给周姒嬉擦了擦汗,呢喃道。

“姐,等我回来!”

我冲出山洞,向着山的东边跑去,紫艾喜阳厌阴,往日出的方向找肯定错不了。

然而我和师父找了十几年都没找到的紫艾,哪能那么容易寻到,我一连找了两个小时,都毫无收获。

我慌了神,回去也需要时间,再不往回赶,周姒嬉就真的没救了。

我一着急,一脚踩在长满青苔的山石上,脚下一滑,我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好在我及时护住了头,虽然摔的浑身剧痛,但依旧能够爬起来。

当我艰难起身时,一个无字的墓碑,赫然出现在我的眼中。

我这才发现,自己四周满是坟包。

师父以前跟我说过,后山里有一片乱坟岗,里面埋的,是数百年前因为一场瘟疫死掉的村民,因为这地不吉利,师父从未带我来过。

此处寒意极重,冻的我浑身泛寒,我想要赶紧逃离,但走了几步后,我又停下了脚步。

见过周姒嬉的前夫和红衫鬼后,我已经确定世间有鬼,既然是乱坟岗,埋的又都是枉死之人,说不定有孤魂野鬼寄宿此地。

他们……或许知道紫艾在哪!

我知道与鬼谋事非常危险,但为了救周姒嬉,我愿意冒险一试。

我返身回到无字的墓碑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连磕三个响头。

“后辈萧凡,为救夫人,需寻紫艾入药,恳请先辈指明方向,日后先辈所需,萧凡绝不推辞!”

我死死的盯着墓碑,期待有鬼现身。

然而我等了又等,什么都没有等到。

我失望的起身,准备离开此地,可就在我抬脚的瞬间,原本立的好好无字墓碑,轰然倒下!

难道……我心中萌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当即向着墓碑所指的方向跑去,才离开乱坟岗不远,便看到前方石缝里,有一株紫色的草药,正迎风摇摆。

紫艾!是紫艾!

我转身冲着无字墓碑所在的方向再次跪下。

“多谢先辈!救妻之恩,萧凡铭记于心!”

我起身摘下紫艾,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山洞,将紫艾放入口中嚼碎,嘴对嘴给周姒嬉喂了下去。

师父教的没错,此物的确能解春毒,服下紫艾后不久,周姒嬉满脸潮红褪去,呼吸也变得平缓起来。

傍晚,我扶着周姒嬉回到家中,师父见我们归来,急忙迎了上来。

他一脸焦急的问道。

“小凡,你们去哪了?怎么这么狼狈?可怕师父给急坏了!”

“师父,回头我再跟你细说,我先扶姒嬉回屋休息。”

“诶,好!”

我把周姒嬉抱回屋,等她沉沉睡去后,我起身去找师父。

可就在我走到师父门前时,一个脚印,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是个泥脚印,泥巴已经干涸,暗藏绿意。

我俯身抠下一块泥,在手中碾了碾,放在鼻子下。

干泥里有一股强烈的干草味,带着丝丝甜意,这是青苔独有的味道。

想起后山遍地的青苔,我心跳加快了几分。

难道……真的是师父?

我没有敲门,而是透过窗户偷偷向屋内看去,师父正在喝茶,他跷着二郎腿,鞋底一览无余,干干净净。

到底是不是师父?我心中无比纠结,无法辨明真假。

犹豫再三,我悄悄退回了房间。

一夜无眠,待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已经做出了决定,寻找真相。

不悄悄穿好衣服,确定师父还在睡觉后,悄悄离开了家。

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村里王癞子家,然后取出一味提前准备好的药材,用打火机点燃后,将烟吹进了他的卧室。

“王叔,对不住了!日后我一定登门给您赔罪。”

王癞子患有旧疾,这味药能引其发作,不致命,但会让他非常的难受。

果不其然,我只等了片刻,就听到屋内传来止不住的咳嗽声。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回到自己屋里。

不一会儿的功夫,院门外便传来了焦急的敲门声。

“王郎中,我爹犯病了,您赶紧去瞧瞧!”

师父被吵醒了,骂骂咧咧的起床,赶去给王癞子看病。

脚步声一远,我立即跑了出来,钻进他的卧室。

时间紧迫,我翻箱倒柜的查找,却一无所获。

是我冤枉师父了吗?

突然间,我回忆起一件往事,在我小的时候,我翻看医书遇到了难题,跑来这里请教师父,进门时,看到师父钻进床底,只露出屁股。

我问师父在做什么,他说有东西掉床下了。

回忆里,当时的师父神情有些慌张,只是当时年幼的我并未在意。

我趴在地上,钻入床底,发现一个破旧的木箱。

我将木箱拖出,箱子并未上锁,很容易就打开了。

借着灯光,我看到一双沾满泥巴和青苔的布鞋,以及满头白发的人皮面具。

我用颤抖的手将面具取出,面具下巴的位置,有一颗豆粒大的瘊子……

小说《阴妻美人》 第10章 墓碑指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