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精选好书 偷婚阅读_偷婚《伊桃裴让》

偷婚阅读_偷婚《伊桃裴让》

偷婚

偷婚

作者:冬月长宁

主角:伊桃裴让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偷婚》小说试读

第5章

季悬这样开车很危险,但他的神色却更从容。

他除了做着几个公司,副业是F2赛车手。

超跑对于裴让来说是代步工具,在他手里却是玩具,他可以笃定,裴让根本追不上来。

裴让看着季悬的车突然就像幽灵似的从他车旁擦身而过,人懵了一瞬,连忙掉头。

但两分钟后,他真跟丢了。

他一边加速,一边继续给季悬打**,依旧没人接。

......

季悬知道自己甩开裴让是有了其他心思,但他没敢马上就在伊桃面前表现。

毕竟她现在,还是裴让的妻子,他比裴让又小了一岁,那么,亦是他明面上的......嫂子。

他以最快的速度带她去了医院。

做过检查,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给脸敷了冰贴后,季悬把伊桃送回了“星园”。

这里是安城有名的豪宅区,她和裴让的婚房就买在了这里。

刚到卧室,就看裴让坐在床尾的沙发上低着头吸烟,身旁的圆桌上放着一瓶白葡萄酒。

他脚边已经有了不少烟头。

伊桃眸子闪了闪,一言不发的回到床边,躺下去闭上了眼。

几秒后,男人的脚步声在地板上响起。

伊桃打了个哆嗦,眼睫毛又湿了。

裴让突然上了床,压在她身上,她睁开了眼睛,开始推他:“你别碰我......”

裴让一顿,双手抓住她的领口,直接把她的裙子给撕了。

伊桃眸子怔了一瞬,尖叫响彻卧室:“别用你碰过段清梨的手碰我!”

裴让僵住。

伊桃看着他,泪掉了出来:“我可以在你面前毫无尊严,是因为那四年我们相依为命,你不仅对我付出了很多,你在我心里也是除了我妈妈和外婆以外最亲的人,我心疼你被当年的事情伤害,我见不得你因为我每天深陷痛苦,所以我允许你用伤害我这种手段来发泄你的委屈!”

“可是我做不到和段清梨分享同一个男人,我做不到碰过她的手来碰我!”

“她是我尊严最后的红线,裴让!”

可是这番话,没有让裴让露出任何心虚愧疚。

他反而更加恼怒,“那我的红线呢!”

“老子也嫌被萧易碰过的你恶心,领证那晚,**做了什么?”

伊桃一抖,嗓子梗住了。

那晚。

她的妈妈和婆婆都想抓住机会,让她和裴让能赶紧有个孩子,就在他们的敬酒茶里动了点手脚。

裴让以为是她做的。

“怎么不说话了?”裴让双眼发红,凝视她的眼睛,“季悬带你去哪儿了,他还故意不接我**,你们干了什么?”

“你能不能别谁都怀疑,他带我去了医院!”

“医院?”裴让冷笑了一声,攥着她衣服的手一用力,这次直接把她的裙子一撕到底。

伊桃一慌:“你要干什么!”

“看看你有没有再背叛我!”

伊桃马上把膝盖并拢,“我没有!”

裴让更加用力,声音也更为压迫,“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相信!”

这样固执的话,让伊桃再次丧失了反驳的想法。

看着裴让那张阴沉的令她害怕的脸,她亦是第一次对他产生了反感情绪。

她伸手掐住了他的手背,“放开我,我累了,我想睡觉!”

“老子不想睡,你凭什么睡!”裴让却依旧怒意爆棚,似乎也丝毫不觉得手背疼,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

他不仅很快就把伊桃的膝盖给分开了。

伊桃的眼泪没入鬓角,还弄湿了枕头,她依旧没有说任何话,但掐他的手背不管用,她就掐他的胸膛,用力拧他的脖子。

裴让都发出了吃痛声,但还是不放过她。

仿佛,今晚不亲自确定,根本就不会罢休。

裴让的脖子胸膛,甚至是腹肌手臂,都被伊桃掐出了紫红色的印子,而她本人却越发绝望。

人也像干枯的玫瑰,没了一丝活力。

裴让失败了。

伊桃噙着泪的眸子颤了颤,掐着他胸膛的手松开了,也终于又开了口,“够了吗?”

“够?”谁料裴让却更觉得恼怒,伸手猛的拉开床头柜上的抽屉,把那瓶她买的精油拿出来,又用力把抽屉摔上去!

伊桃抓住这个机会想逃,却被他又及时攥住了脚踝,“给老子乖乖的!”

伊桃不反抗了。

知道自己今夜,定是插翅难飞。

她泪光莹莹,却是笑了一声,“裴让,我真是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反感你,你再做一点让我更反感的事,我估计就能更讨厌你,让你心满意足了......”

她想,裴让一定知道她指的是那件事。

就在刚刚,她一直不肯签离婚协议的心,突然就动摇了。

被季悬带走到送回来的那段时间里,她一直在回忆过去。

回忆和段清梨的过往,她不想让自己的自尊受委屈,可回忆和裴让的点点滴滴,又不想自己抱憾终身,失去最爱的男人。

如此心情,让她十分纠结。

可现在,她竟然对自己最爱的男人生出了反感、厌恶的情绪。

这可真令她高兴啊。

厌恶他,就等于,总有一天,她可以放下。

可伊桃的这句话,却让裴让的表情却变得更加深暗,说不来是生气还是什么。

她还想再说两句,裴让的唇突然覆上了她的唇。

同时,双手的指腹也顺着她的腰线一点一点的往上攀爬。

他虽然吸了很多烟,但口腔里的烟草味却很淡。

他以前就有烟瘾,但又不愿意接吻的时候让她觉得嘴巴的味道不好,他便会抽很香的带着爆珠的烟,并会喝白葡萄酒来淡去口腔内的烟草味。

然后那淡淡的烟草气夹杂香气和酒精的味道,极具雄性身上的原始张力,过去她每次都被他吻的欲罢不能。

甚至过去的裴让比现在还要野,他就像生活在热带草原的雄狮,带给她的感情热切、又冲动,没有一丁点的内敛。

到现在,除却分开的四年,他们睡过四年,他很懂她。

很快她就难以自持。

小说《偷婚》 第5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