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精选好书 《许悠何莉》小说主角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许悠何莉》小说主角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

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

作者:椰子杏仁露

主角:许悠何莉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小说试读

我最好的朋友为了救我出车祸死了

第二天她父母带着她的骨灰盒和一个陌生男人来了我家

他们居然非要让我嫁给这个我从来没听过的闺蜜未婚夫一辈子替她照顾老公赎罪?

她妈妈一边摸着我家门口的装饰一边在楼梯口哭天抢地的骂

「天杀的,我倒霉的女儿,为了救朋友自己命都没了,结果救了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丧门星」

「让她嫁是为她好她都不听,今后迟早要给我女儿偿命」

我站在玄关看戏,在她冲上来的时候狠狠抬手扇了她一巴掌

「你那女儿活着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算什么东西?」

1

「我女儿何莉为了救里面这个叫许悠的贱蹄子把自己的命都丢了,结果这许悠对我也没有一点良心,出了这么大的事连赔偿都不给我,下了抢救室就说要报警抓我!」

「我老婆子老年丧女造了什么孽啊,受这种罪,各位网友给我评评理啊!」

我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对面撒泼的何母,她一只手还举着身份证和一张不知道从哪搞来的我的大头照,对着镜头一边哭一边指着我家门口骂。

我没忍住叹了口气,这样的撒泼打滚也不是第一次了,就连邻居也偷偷发信息给我含蓄的让我搬走。

「我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女儿拉扯大了她就这么走了,我就这么一个独生女,连死了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我女儿拿命救的人又是个白眼狼,我不活了!」

对于何莉这个妈我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奇葩中的战斗机。

现在在她旁边站的那个抽着廉价烟就是她老公,也就是何莉她亲生父亲,而一旁不怎么吭声的何父也找出个视频播放,我只模模糊糊看得出应该是一段有人把在门口坐着的何母赶走的视频,可能是找人粗制滥造的剪了一段监控,只留下了视频里的“我”把在门口的何母赶走的画面。

只是群情激愤的网友哪里管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眼看着视频完美适配上了何母的说辞,我用脚也想得到网上对我的评价。

果不其然,等我打开手机,社交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全都炸了锅,我关了微信爆了的消息弹窗,点开附近实时热榜第一就是何母现在在我门口的直播间。

下面的滚动评论简直不堪入目

「好贱的女的。」

「真是没良心啊,别人用命救了你你给人家当牛做马都是应该的!」

「赔偿都不给啊,要是我我就给这奶奶养老送终了。」

「我知道这女生欸,是我们以前学校的,没想到是这这种人,怪不得被人孤立独来独往的…」

「看面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看外面这套房子位置好像还挺好,这女的自己住吗?」

「楼上的,谁知道这钱哪来的,朋友为自己死了都无所谓,什么事干不出来啊。」

「她一个女的住这么好,不会是让哪个老板包养了吧?」

「**!」

距离我最好的朋友何莉去世已经三天了,在本应该出殡的日子她的骨灰盒连带着一堆花圈纸钱什么的仍然在我家门口摆着,她那个妈还在我家门口正对面显眼位置拉了个不伦不类的横幅。

「白眼狼许悠,必须给我女儿偿命!!」

而且她妈正在我家门口直播骂我。

2

看着一边哭的涕泪横流直播一边还拽着出来看热闹的左邻右舍宣传的何母我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只能转头打了110报了地址,警察很快到了。

何母还是赖在门口撒泼打滚的不走,警察让那几个开直播的关了直播我才敢走出门口。

我刚打开门何母就趁警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扑了上来,我躲闪不及,胳膊上被抓出了好几道血印子。

我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控制她动作,她毕竟是个老太太,见挣脱不住就开始破口大骂。

警察连忙上来拉开我们,我盯着何母大声问

「钱的事律师会和你们商量,你现在这样到底想干嘛?三番四次的跑到我家门口闹?」

她一双满是皱纹三角眼怨毒的死死盯着我说

「你个死了爹妈的丧门星,我女儿为了你死了你就赔这么点钱,你打发叫花子呢?」

「你家里那么有钱又不是出不起,我说了我要五千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不给我就继续闹,去你们公司门口拉横幅搬棺材,坏的是你名声。」

最后还是警察让她闭了嘴,不过这种事也没办法解决,警察也只能让何母不要再闹了,

最后这场闹剧还是在警察的协助下散了场。

何母闹了这一出,我连公司也去不了了,只能把所有社交平台卸载了不去看网上的消息。

我本来还安慰自己就当休假了,至少能清净两天,却没想到第二天就在我戴口罩出门买个菜的工夫回来就看到有人在撬我家锁!

我跑过去一看发现是何莉父母和一个陌生男人。

我一边一把把买的菜扔到何母身上一边推开他们说

「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我马上就报警」

意料之外的,何母并不像前一天那么和我针锋相对,而是开口道

「我们今天来是和你有事商量,我们进去聊?」

我直觉不对,只是楼道毕竟人来人往的,我视线从听到动静跑出来看热闹的邻居脸上移到何母暗藏阴损的脸上,最终开口说

「可以,但是」

我转向何父和那个陌生男人「他们两不能进来!」

「要么和我单独聊,要么我现在就报警。」

最后她答应下来,和我坐在了我家的客厅里。

还没等我说话她先用一种特别怪异的语气开口叫了我一声「悠悠」

我被她一句“悠悠”叫的寒毛直竖,连忙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是让我加赔钱数额的话就赶紧走,我加不了!」

她突然嘿嘿笑了,说「我昨天回家和乡亲商量了一下,你那个价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眯了眯眼「什么条件?」

「你要嫁给何莉那个谈好的未婚夫,就是门口那个小伙子。」

3

我大脑甚至一时没反应过来,足足愣了两分钟才明白刚刚何母的意思,

我诧异的不知道说什么,我觉得就连这件事都显的特别荒唐。

我立马直接站起来说「不可能,钱我一分不会加,那人我也不可能嫁,你们赶紧走!」

何母见我态度坚决,好说歹说的说不动我,也站起来露出本来面目,恢复了昨天在门口撒泼的形象指着我鼻子骂「贱蹄子,赔钱货,给你脸别不要脸!」

骂了一阵接着又放软了语气「莉莉要不是为了你死了,现在早都嫁了人过的不知道有多幸福,你就听我们的嫁给她未婚夫也挺好的,这男人踏实又上进,我们真是为你好。」

为我好?我连何莉她爹妈的面都只远远见过一次,他们一口一个死了爹妈的赔钱货,哪来的这么好心的为我好?

我一想到刚才他们带来的那个陌生男人靠在门上猥琐的上下扫视我的样子我就想吐,这几个人**恶心的凑一块了…

我都懒得跟她废话,一手拿起手机要再拨110。

她可能是瞥见了我手机屏幕一把打掉了我的手机,我想伸手去捡被她一把拽住衣角,很难想象一个老太太居然有那么大的力气,差点都把我拽倒在地。

我终于爆发了,心里积攒这些天的火一下冒上来,狠狠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她一下抬起头尖叫出声「你个贱蹄子你敢打我?」

我趁她没反应过来捡起一旁的手机点了通话按钮反手又是一巴掌

「打的就是你,死老太婆别在我家撒泼了,再不收拾你的东西赶紧滚警察就来了」

「我拍了照片,这次你可是证据确凿的私闯民宅」

她瞟了一眼我手机页面,对面110已经开始询问我的地址了,她只好怨毒的瞪了我一眼,开门拽着她老公先走了,跟着的那个男人往我屋子里瞟了一眼,也收回了猥琐的目光跟着离开。

我常呼一口气把门锁了才瘫在沙发上。

4

警察来的时候只剩门口的横幅和花圈纸钱了,他们早就跑的没影了。

我这次被带回了警察局做笔录,只是说来说去这种事警察也是无能为力。

何母骂我是“丧门星”,说我克死了我的父母,这种话我听多了,我小时候父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我一直被小叔扶养,他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很大很挣钱,只是一直都没有结婚。

我从小不缺钱,只是我叛逆从来不听话也不愿意多花小叔的钱,他事业忙,我觉得我和他之间关系谈不上多么亲厚,我也就不愿意在人前说,因此旁人大多只知道我是个无父无母成绩吊车尾的“丧门星”

其实我和何莉熟起来是在高中,她那时候是被校园霸凌的对象,天天被堵在厕所泼水扇巴掌,我那时候是个不要命的主,别人都不怎么敢惹我,我很偶然的救了她一次,之后她就常常像个小尾巴跟在我身后。

我开始的时候嫌烦骂了她好几次,她倒是没有放弃过,一来二去的我们倒是说上了几句话,所以我从那时候基本上就知道了何莉的爹妈有多么奇葩。

她说她们住在附近的村子里,她妈一直不满意自己只有一个女儿,只是后面自己身体不行了要不了孩子了,所以一直骂她是个“赔钱货”“讨债鬼”,她八岁时才上了一年级,还是因为村长三番五次去家里劝说得来的。

她爸则是个黄赌毒俱全的烂人,有时候在家喝多了或者吸嗨了还会打她和妈妈,她很喜欢上学,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受伤。

当时的我哪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家庭,听她说了这些就心软了,自那之后也不再赶她走,默认了自己身后会有这个小尾巴,像养个小狗一样吃什么喝什么都想着给她带一份。

可惜我上到高二的时候何莉就退学了,我见她的最后一面时她说她怀孕了,她很爱那个男人。

我那时候真想骂人,种种劝阻的话在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后还是没能说出口,叹了口气回家少见的跟小叔服了软,要了三千块钱给她,让她别回家了和那个男人趁早跑的远远的。

后面我们就再也没有了联系,我也不知道她后来过得怎么样。

再见到就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现在,她前一阵突然给我发了请帖让我参加她的婚礼,我试探的发微信问她是当初那个男人吗?现在她和孩子过得怎么样?

那边隔了很久才回复了一句

「孩子没了」

我一时无言,隔了一会她又发了一句

「…不说这些了,你周五来和我一起吃个饭吧,就当作我唯一的朋友对我的婚礼祝福」

我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邀请,变故也是在那天产生的,我们出了车祸。

车撞过来的时候我眼前一片白光晕了过去,想来可能是我从小对车祸的ptsd导致的,医生说没什么事,只有软组织挫伤和中度脑震荡,静养几天了。

问题是,何莉死了!

我甚至没能看到她抢救,等我醒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她已经死了,而且伤很重,面目全非的。

5

我一直不敢相信,我甚至也怀疑是不是真的是所谓的“丧门星”,克死父母又克死朋友。

这也是我由着何母在我家闹的最大原因,我对何莉还是心存愧疚,可是何母已经完全影响我的生活了,自从她直了那个播之后我的住址简直是被公之于众。

有很多“正义感满满”的网友都来我家门口主持公道,在门上用红油漆写上「**」的字样,给我家门口扔垃圾和臭鸡蛋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何母后来又来了几次,不死心的让我答应她的条件,虽然我都赶走了,但是我身心俱疲实在不能继续过这种生活,终于决定搬家。

因为不能让何母知道,所以我在没找好房子之前先住了酒店,至于原来房子里的家具摆设,本来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打算风波平息了再收拾。

酒店住了几天,我并没有再遇见骚扰威胁的情况,我好像又重新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只是变故突生!

就在我勉强放下心的一天晚上我出了门,我在酒店附近的一个便利店买些必需品,来的路上还好好的,等我回去的路上突然觉得有人在跟着我,我转过去又空无一人。

我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在我走路时轻微重叠的另一个脚步声是自己最近太过紧张想太多。

我因为某些不太好的猜测有些冒冷汗,第六感让我忍不住想了个办法试探一下。

我在经过周边一个停了很多车的停车场时刻意的慢了下来绕了一下,躲在没有一个路灯照射的越野车旁的昏暗角落里。

越野车底盘比普通轿车高一点,我刻意放缓了呼吸声,从越野车底盘低下头望向那边路灯照射的区域。

我看到了一双沾了泥点的裤脚,有些慌乱像在找什么,随后好像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属于男人的低沉声音响起

「熊哥,那个**好像发现我了。」

小说《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 第1章 试读结束。